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大奉打更人 超次元公会 特种兵之终极卧底

章三十五 君 临前夜(一)

      “姐姐,你怎么了?没胃口吗?”

    寒蝶儿与孟吖儿住店后的第二天清晨,两人装扮完毕,正坐在客店大堂里吃早饭,孟吖儿见寒蝶儿在饭桌前愣神,不由放下筷子,疑惑开口。

    “嗯?哦,没事,只是发了个呆,快吃吧。”

    寒蝶儿回过神来,见孟吖儿担忧的样子不由一笑,等她放心下来后,二人一起吃起了早餐。

    ‘那时候的感觉,真的不是错觉?’

    寒蝶儿实在内心郁结,昨夜一直烦恼的念头又不断的冒出来,一个接一个地占据了自己的大脑。自从上次在城门口感觉到怪异之后,脑海里的胡思乱想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

    “搞什么啊,穿越就已经够惨的了,还穿成个女人,那更悲剧的还有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一生擦肩而过’的情怨吗?”

    寒蝶儿垂下脑袋,用手暗暗拭去莫须有但流在心上的泪水。此时的寒蝶儿已经能断断续续地回忆起一些事情了,虽然还不完全,但相比较最初,已经是很大的不同,至少,她能够确定自己绝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就原先而言。

    当然每次回忆的方式,就是晚上做梦。

    “就是这梦实在是太刺激了一些……”过去近一周内,每天都会做梦,然后被梦惊醒的她,感觉神经都有些敏感了。

    ‘第一次住店曾问过小二,还记得那是的日期是癸未年,节气是……春分?不,应该是再往后一点,那是谷雨……日期实在是记不得了……’

    表面上不露痕迹,但大脑内却在疯狂思索,经过两三番的不断盘算,寒蝶儿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自己是在春分与谷雨间穿越的,毕竟乍暖还寒时候,印象不可谓不深。

    “而且,自己一睁眼就出现在郊外,睡了一回儿大地,真是新奇的体验……”

    寒蝶儿苦笑不迭,想当初真的是整个人摸爬滚打,度过了不堪回首的艰难时光啊。一身清白再加上失忆,还有比这情况更糟的吗?

    “不过那时候,该说是完全性失忆,还是说是暂歇性失忆,我很清楚自己该去的地方,甚至连习惯、武功都记得,这又怎么说?”

    参加文争夺宝图,斗宝城人救尼姑。广陵战许大与吴昊,仪征又被卷进王家;杀影水缠斗秋实,得传承收养妹妹。一路从扬州走到兖州,真是不敢相信,自己会在连自身身份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做了这么多事。

    想要追查自己的身份,其实应该也不难,毕竟人只要活着就有足迹,何况自己穿越进的这人身上有着各种可寻的线索,就比如她手上拿着的这把看起来就名价不菲的好剑。

    ‘本来的打算是按部就班地查明身世来着,但现实远比想象困难。’

    认识自己的最直接的人,恐怕就是在扬州认出自己手上宝剑的那些所谓“西散宝城人”。但是那些西散人住在百里秦川,先不谈从这里到那里需要时间钱粮,就单是一路上听人家说那关中之地的复杂情况,怕是也需要一些准备。

    但是,要只是这样的话,好歹还能让人有方法去做,她也不会至于如此急躁,真正让她烦躁不安的是——今天早上,寒蝶儿惊人地发现自己的内力完全不见了!

    没错!真的是相当惊人!寒蝶儿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差点不顾形象的在地上跳脚!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还咋玩!’

    上面是寒蝶儿刚刚知晓时内心的真实想法,如果不是她还记得自己穿越到妹子的身上,那她非得以男人的阳刚之气骂上个几百回合!

    这怎么办?

    用寒蝶儿的话来讲,这就像是本来在解一道非常复杂的高数题,本来摸到了一丝解题的门槛,就在自己乐呵呵地打草稿时,突然命题人要临时把题目给改了,还把你文具给一套带走了,连个卷子也不发,就说:“你自己猜去吧~”

    这真的无解了……

    寒蝶儿已经不知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如果可以她都想把自己胸内的气全部吐个干净,把她闷死算了,什么谜底,通通让它们见鬼去吧!

    可是,生活还得继续。一大早睁眼,看到眼前小女孩活生生的脸庞,她就知道,就算是噩梦,那此时的她,也只有选择做下去这一个选择。

    只能去寻找自己丢失内力原因的寒蝶儿,思前想后,确认自己没有过前世读过那些的武侠小说中所谓的被人暗暗吸取内力的经历,那么,最近发生的怪异情况就足够吸引人的注意了。

    “是的,最不寻常的一件事就在那时……”

    寒蝶儿又回忆起那时侯自己具体的感受,心脏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了一把似的,很是心闷,而且,现在仔细想想,心跳似乎也有些快了。

    “没想到,那时侯的被自己下意识忽视的诡异感觉竟然冒出来,而且给自己的影响还这么大……”

    寒蝶儿把食物放进嘴中,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城门口那里看看了,那里应该有什么怪异的东西,总之,现在被逼到绝路上的寒蝶儿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吖儿,吃完饭后,你就回房间吧。那个,我啊,嗯……我去办一些事情,很快的……”

    抬头看着正在小口吃着饭的孟吖儿,岁的小女孩脑后绑着两根俏皮的朝天辫,本来初见时略微泛黄的皮肤也在慢慢恢复,整个人洋溢着快乐的活力气息。

    “咦——姐姐,你要去做危险的事情吗?”

    “不会的,只是有一些事情在意,别担心。对了,回来的时候,吖儿喜欢什么东西,姐……咳……我可以买给你哦。”

    寒蝶儿笑着安抚着突然激动起来的小孩子,小孩子心思是比较单纯的,况且她还小,没有经历过什么危险的事,寒蝶儿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安抚她是比较容易的。

    “真的不会有危险?真的会回来?”

    “嗯,我保证,你就放心好了。”

    孟吖儿把桌子上的手拿下去暗暗地握紧了,她低下头,眼前是泛着青色的菠菜汤,及目之间,还有白白的馒头,冒着热气的炒菜,而这些都是眼前这个人带给自己的,她是除了爷爷奶奶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那……既然她说要去的话……

    “嗯,我知道了,姐姐,吖儿会乖乖在这儿等着你回来,姐姐你放心去吧,不用担心吖儿,因为从前吖儿就一直给姐姐添各种麻烦,而且还那样笨手笨脚,帮不上姐姐什么忙……姐姐尽管去做自己的事吧,吖儿一定没有问题的!

    。

    <b>

    </b>

    &bp;

    &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