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大奉打更人 超次元公会 夜的命名术

困兽犹兽斗

      20

    “剑是凶器,持剑的剑客也是凶器。”

    “当心,黑虎!辉斩的拔刀斩要来了,注意你的中路!”阿岚说道,读心术在高手间的对决中显得犹如作弊一般无解。月光黑虎笑了笑:“收到!死~黑虎连斩”比利刃还要锋利的虎爪在空中划出迅捷的弧线,轰!竟与辉斩的刀势撞在一起,接着一个突刺钳住了辉斩的太刀。“注意上路!”话音刚落,辉斩便卸掉手中紧握的太刀,用出拿手的腾挪格斗术,一个鞭腿朝向黑虎脖颈扫去。奈何黑虎早已得到提示,“黑虎连弹!”一个膝击将辉斩顶起,自己也借势升空,野兽人的灵活远远强于人类,空中在此将辉斩踢起,接着一个翻身,重重将辉斩踢到了地上。

    “噗”辉斩从口中吐出鲜血,望着身后正在用玄武之力为紫炎大将军补充能量的缘,挣扎着站起来,却又跪倒在地。

    另一边的黑羽一族处境也不大好,在阿岚母亲指挥下,兵翼鸦的黑羽锏面对月光翠鸟的急速闪击毫无招架之力;怒剑鸟本就受伤,面对释放毒瘴的月光黄鼬更是连目标都定位不准;凯翼鸦引以为豪的绝对防御在月光白羊的角钝击的碰撞下竟节节后退......

    十年的潜伏观察,让阿岚和他母亲摸清了六武黑羽一族几乎所有将领的绝技。

    “月光一族战斗人员实力其实与你们相当,只是我知道你们各自的弱点罢了,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不也是你们六武一部信奉的信条吗?”妇人笑着说道。

    与此同时,以幻术见长的月光紫蝶悠身飞至六武军上空,一阵紫色鳞粉洒下,六武步兵片刻之间如着魔般纷纷挥刀砍向自己身旁的队友,一时之间,场面混乱,死伤无数!

    “妖人,休得猖狂,吃我一箭!”矢一搭弓便射,追风影箭嗖嗖射出,却被突然从地面蹿出的灰色身影截住,“鲜血爪击”,鲜红的波势竟将后劲十足的追风影箭劫到了地上,招式竟与怒剑鸟的血色斩有些相似。“神射手吗?阿岚可经常提起你呢,我月光灰狼会会你。”

    辉斩和二藏的配合对上以腾挪躲闪见长的月光兔,虽不落下风,却也打得难解难分,月光兔顺闪速度太快,仿佛分身似的移动身影极大考验着二人的耐力,“月闪六幻,你们两个人,能对付六个月光兔?”

    被月光灰狼拦下箭矢的紫蝶眼见无人有精力顾及自己,更加猖狂地张开羽翼,可怜的六武军士彼此砍杀,即将消耗殆尽,偶有划伤自己免受幻术影响的军士也被暗藏在四周的月光猎豹扑倒猎杀,咽喉被撕开,鲜血却被饮得一干二净。

    “阿岚是不是也太高看六武一族了,这些蝼蚁般的角色有什么战力吗?她也真是的,净让我收拾这种小角色,无趣!”紫蝶在上空划出一个美丽的身影,轻笑地说道。

    “哦?是吗,那就让你见识一些有趣的东西吧!”一个熟悉的紫色身影突然从六武军后奔出,木屐声咯吱两下,便腾空而起,“一刀流~落凤斩!”三代和泉守兼定出鞘,自上而下的巨大刀波令所有人始料未及,当然也包括紫蝶——翼翅应声被斩断,已经没有活头的她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瞎子男子,“你怎么会没有中幻术?!”

    “既然大家都知道你是幻术师,肯定都会躲避你释放的鳞粉,但仍旧中招,那就很明了了,步兵整个已陷入幻术中,鳞粉只是幻影,真正让人中招的应该是为了躲避鳞粉而碰到的其他区域吧,换言之,鳞粉处,就是安全的!”

    “该死!忘了这个瞎子,难办了!”阿岚额头竟也沁出一丝汗水

    “好了,带着你的震惊上路吧!”和泉守兼定从紫蝶胸口拔出,又回到了伊郎的刀鞘,缓慢的转身,面对着混乱的战场,“受个伤就把我伊郎忘了?”

    21

    敌将被斩杀,六武一族从幻境中解脱,虽已存员不多,却士气大振,一旁的黑羽仿佛也受到了鼓舞,大有重振旗鼓之意。

    翡翠光芒黯淡了不少,紫炎和缘缓缓从正在消失的绿色屏障中走出,气色都恢复了不少,“当心黑虎,紫炎斩,快退!”黑虎正准备给快到极限的辉斩致命一击,却被阿岚提醒,一个回返,再看之前的地面一道裂痕出现,闪着瘆人的紫色光芒。

    “噢?又被看穿了吗?既然个人会有弱点,那么就用阵法吧。”紫炎说道,上前扶起辉斩,“还能再坚持吗?”

    “没问题!”辉斩挣扎着起身,竟挤出一个微笑,来吧,大将军,缘大哥。

    “六武三段冲!黑虎,你挡不住的,跑!”阿岚喊道。

    “来不及的!不错,战斗中你的读心术确实能让战员抓住空子,但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再多的花招都是徒劳。”紫炎已经冲了过来,缘,辉斩迅速跟上。一段,二段,第三段紫炎斩击最终突破了黑虎拼死的连续斩击,“破!”紫炎刀收鞘,黑虎应声倒下。

    “太好了,我们成功了,辉斩老弟!”这是缘为数不多的激动,也是缘为数不多的对辉斩的称呼,可是一转身,辉斩的身躯也重重地倒了下去。缘飞奔过去,托起辉斩,却又看见那挤出来的微笑,“没事的,缘大哥,毕竟是最后一次的杀招了,当然要用尽全力了。”

    眼睛闭上了,嘴角却依然挂着微笑......

    “哈哈哈,我还以为六武军突然咋了,是有什么神功吗,原来就是自杀式进攻啊,困兽犹斗!”妇人竟放肆地大笑起来,全然不顾刚刚同样死去的月光黑虎。

    “为什么,为什么已经到了濒死的状况还要战斗,这场复仇,真的是正确的吗?月光的朋友也在牺牲,真的要继续下去吗?!”阿岚此时确实不一样的心境。

    “阿岚!你在想什么!”妇人一眼就洞穿了女儿的心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事已至此你认为还有收手的可能吗?!他们拼死战斗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深知不战斗就会死,我们才不会给他们投降的机会,不然,一群贪生怕死之辈怎会如此拼命?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这期间,白夜的白雾在靠回声定位的月光血蝠面前毫无作用,“蝠血术”,如同梦魇般的血蝠猛地出现在白夜背后,尖锐的獠牙瞬间贯穿其脖颈大动脉,白雾消散后,地上只剩下一具干尸......

    “紫炎大将军!”妇人强有力的穿透声传来,使得战场突然暂停似的。“当初杀我父亲的凶手是你和墨空。你乖乖投降,跟我们回去,我放他们一条生路!”“看着吧,阿岚,紫炎这种人是不会为他人牺牲的。”

    紫炎闻言一愣,随即笑了笑,在众将士“将军不可”惊呼声中,面对月光军的方位,跪了下去。“倘若你所言不虚,紫炎跟你们回去。”

    缘跌跌撞撞奔来,想将紫炎扶起,却被紫炎推开:“我戎马一生,总认为将的存在远胜于兵,也为自己的布局洋洋得意,可当枪左因为我的决策失误牺牲,再看现在的战场!六武军已经损失大半,只剩我最亲密、最优秀的战士还在苦苦战斗,他们很多还未参与当年的土桑战役,本就与他们无关,况且,他们还很年轻,是六武一部的希望,以我一命换来六武的希望,值得!”

    妇人脸部肌肉激烈地抽搐着,却又很快平静下来,“你以为年轻一代就很想与你共生死吗?等着吧,马上他们就会一哄而散”“月光听令,给六武军让开一条路!”

    生路就在眼前,让出的距离足够这些六武军士四散而逃,但是每一名六武军手中的武器仍然握的紧紧的,眼神仍然充满杀意,齐齐站成队伍,伊郎、斩次、二藏、火门、矢一、缘,六人齐声大喊:“六武不死,永不投降!”

    一分钟,两分钟,一直五分钟!

    情况依旧不变,妇人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大喊一声“啊~!”在瞥向旁边的女儿,却气出一口鲜血——阿岚早已泪流满面!

    “给我杀!一个不留!”

    而紫炎,却也早早起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