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大奉打更人 超次元公会 夜的命名术

第八章,+3非议太尉,曲解朝政,该杀!

      次日一大早,赢无病是从皇宫内出来的。

    “公子!”

    刚出宫门,吕布,李存孝和薛仁贵三人带着一千五百背嵬军还在那里等着。

    城外的背嵬军已经被带去了专门的军营,犒劳的酒肉,也都送去了,安顿的很好吕布他们这些人,是赢无病的近卫,自然要守候在这里等他出来。

    “走吧,咱们回家。”

    赢无病心情不错,玩笑道。

    “跟着我住了十年的地宫,咱们以后终于住上活人住的地方了。”

    吕布三人哈哈大笑,表示只要跟着赢无病,住哪里都一样。

    不过赢无病自然不会亏待他们的。

    成为了大秦的太尉,赢无病自然而然的住进了太尉府。

    他“死”了多年,自然没有他的公子府邸,不过现在回来,嬴政也已经命人在修建了。

    相信很快就会完工的。

    这段时间,还是住在太尉府。

    不过太尉府也是朝廷重臣的府邸,修葺的很漂亮,也很庄重,很有气势。

    需要的东西也一应俱全。

    连府邸的使唤佣人,丫鬟小厮也都配备齐了。

    真的很用心了。

    “各自挑选一个房间,然后休息吧。”

    赢无病看着吕布三人,调笑道。

    “昨天晚上风凉水冷,肯定没有休息好。”

    吕布三人憨厚一笑,告退下去选房,然后休息去了。

    赢无病也吩咐下人不要打扰,自己昨天晚上和父皇嬴政聊了一晚上,也很累了,直接回房间休息去了。

    ……

    中午时分,太尉府门前。

    聚集了一大堆的儒生,各个义愤填膺的样子,吓得周围的商贩都躲开了,以为他们要和人拼命去呢。

    “赢无病出来!赢无病你不配做大秦的太尉!”

    “赢无病残暴不仁,杀死三十万人,这等嗜血残杀,与禽兽何异?!”

    “皇陵地宫毁坏,虽然陛下不追求你的责任,可你赢无病身为人子,坏了父亲陵墓,就死不孝!”

    “不仁不孝,人神共弃,你有何面目立身天地之间,还舔居庙堂,做我大秦的太尉。”

    “你若还有三分良知,就该谢罪请辞,交出兵权,在家忏悔,学习圣人之道,或许还有机会再世为人!”

    不远处的酒楼上,淳于越得意的看着自己精心策划,导演的这出好戏。

    玩舆论战,抹黑一个人,这是儒家最擅长的事情。

    现在儒家在朝堂的实力,全力支持扶苏公子,突然冒出来的赢无病,得到陛下宠爱,成为有利的竞争对手,儒家绝对不能坐视不管的。

    否则在扶苏公子身上的投资,不就全都白费了。

    儒家的兴盛崛起,那要等到何时。

    他们不敢和嬴政作对,较量,可是赢无病身边只有武将,军队,根本没有文臣的支持。

    正好趁这个机会,利用儒家最擅长的抹黑打法,彻底的毁了赢无病。

    “呵呵,师父,你看你看,儒家的人坐不住了。”

    另外一处酒肆,胡亥看着这一幕,兴奋不已。

    昨天赵高被打,赢无病被封太尉,还继续执掌十万背嵬军,手下三大猛将,胡亥就觉得非常不爽。

    可是父皇实在是太偏爱赢无病了。

    他不敢做什么。

    那时候赵高就告诉他,不用自己动手。

    他们着急,有人比他们更着急。

    果然,今天赵高带着胡亥来看热闹,就看到了这群儒生堵着门大骂赢无病。

    胡亥心里别提多爽了。

    “哼,赢无病以为得了陛下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就注定要吃亏!”

    赵高摸着自己被嬴政抽肿起来的脸,恶狠狠的看着太尉府大门。

    “儒家的这群家伙,一张嘴,胜过杀人刀。”

    “尤其是大秦帝国一统六国之后,日趋稳健,儒学传播很快,有很多弟子,形成一家强大的力量。”

    “他们支持扶苏公子,自然不会看到赢无病做大。”

    “这一次,就看他们表演,把赢无病搞到不敢出门吧,哈哈。”

    赵高,胡亥开心不已,等着看戏。

    而此时,太尉府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赢无病带着吕布,薛仁贵和李存孝都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上百的背嵬军。

    一瞬间,鸦雀无声。

    只是单纯的气势,就压得他们这群儒生乖乖闭嘴了。

    “你们大白天,跑我家门口嚷嚷什么呢。”

    “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赢无病掏了掏耳朵,看着儒生们询问道。

    “你不配做大秦的太尉!”

    儒生之中,有人装着胆子喊了一句,随即其他的儒生有了带头的,再次恢复气势。

    “没错,你不配”

    “你杀三十万人,残暴不仁!”

    “你破坏父亲陵墓,是为不孝!”

    “不仁不孝,不配做人,更何况是太尉!”

    “你快去辞官,然后闭门思过,否则的话……”

    看着叽叽喳喳的儒生,赢无病鄙视的犯了一个白眼。

    “拿下!”

    赢无病一声令下,李存孝,薛仁贵带着身后冲出来的背嵬军,直接将眼前的上百儒生抓住了。

    “赢无病,你好蛮横!”

    “你不讲道理!”

    “我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抓我们!”

    “我们不服!”

    儒生们纷纷叫嚷不服,恶狠狠的瞪着赢无病,颇有一种面对恶势力不低头的高傲。

    淳于越,赵高和胡亥都在暗处观察,开心不已。

    只要赢无病动手抓人,那就是把儒生这张狗皮膏药贴近了,给了他们更多攻击赢无病的借口。

    赢无病完蛋了!

    “犯了什么罪?”

    赢无病看着儒生们,正色道。

    “诽谤朝廷重臣,曲解朝政,你们犯了死罪,该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