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大奉打更人 超次元公会 夜的命名术

第三十四章 傻柱,被欺负惨了

      傻柱回家之后,就一直在琢磨一件事。

    这阎解旷是咋了?

    怎么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以前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现在都快成精了,就算计个人都能把人算计到骨头里。

    而且阎解旷的算计还不同于他把阎埠贵那份小聪明,谁都看的出来。

    他要算计起人来,你就是想躲都躲不了。

    他傻柱自诩在这院子里从来没吃过他不想吃的亏,现在倒好,隔三差五就被阎解旷坑一次。

    他正想着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阎解旷的声音。

    “傻叔,你在家吗,我想求你个事。”

    这叫自己傻柱,傻柱多少心里还有点底。

    但阎解旷开口就是傻叔,傻柱心里本能的就咯噔一下子。

    这......阎解旷该不会又想来坑我了。

    傻柱装作没听到,甚至连大气都没敢喘一口,他是生怕被阎解旷听到自己在家。

    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

    可惜,阎解旷根本就没给他机会。

    见没人答复自己,阎解旷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看到傻柱侧身躺在床上,阎解旷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傻叔啊,你在家呢,怎么我叫你你都不吭声。”

    傻柱,不回话,装睡。

    “傻叔,你在不吱声,我拿水扑你了。”

    傻柱苦笑着道:“我的祖宗啊,阎小祖宗,你放过好不好?”

    “不好,傻叔这院子我最喜欢你了,我要放过了你,我都没人喜欢了。”

    傻柱从床上坐起身,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阎解旷,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得了,我了解你小子,你是不达目的绝对不会放过我的,说吧,什么事要找我办。”

    “傻叔,不是找你办,是求你办,求,求和找的意思完全不一样,我这是尊重你。”

    尊重你大爷,你不坑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好好好,你说求就求,那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啊?”

    “那个,我前几天出门啊,把一家人的孩子给打了,打的挺狠,人家里父母说给我三天时间筹钱,不给钱就得找我爸,还说我爸不给钱,就给我送少教所。但你知道我爸这个人,一提钱连儿子他都能不要,所以我这一想就只能来求你了。

    一是跟你借十块钱,另外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顺便给人家孩子道个歉。”

    看着阎解旷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加上自己对阎解旷的了解,他觉得这事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十块钱,对傻柱来说其实不少了,毕竟他一个月才挣三十七块五。

    但不知道为啥,傻柱心里居然还有些庆幸。

    不坑我就好,借点钱就借点钱吧。

    另外道个歉也不算什么大事,他傻柱活着么大也没少跟人道歉。

    不过既然阎解旷找自己帮忙,那可不能这么轻易就答应他。

    “阎解旷,你知道你傻叔一个月挣的也不多,这个月我打许大茂赔了两块,你坑我一只鸡,我又赔了五块,再算上你又要跟我借十块,这就是半个月的工资没了。”

    “傻叔我知道,这些我都清楚,您说吧,您是还有什么条件?”

    “你小子就是聪明,你傻叔话头还没引出来呢,你就知道你傻叔有条件了,那傻叔就说了啊,你看傻叔我平时对你不错吧,让你住我妹的房子,还给你吃的,还帮你隐瞒秘密。”

    “傻叔,这些我也知道,您就说您到底是什么条件。”

    好,那傻叔就说了啊,傻叔就求你一件事,解旷啊,你坑谁都行,以后能不能别坑傻叔我。

    听到傻柱的话,阎解旷心里都快笑疯了。

    说了半天,他就是怕自己坑他。

    其实自己觉得还好,还没怎么开始呢啊。

    而且,这事不就是再坑他吗。

    ......

    阎解旷认真的点点头道:“傻叔,你放心吧,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对,不坑你了。”

    听着阎解旷的话,傻柱总觉得不对劲,“不是,阎解旷你说话怎么中间还断了一下。”

    “那刚才嘴瓢了,有点没忍住,您别介意。”

    “好啊你个臭小子,原来真是还想坑我啊。”

    “嘿嘿,不坑了,不坑了,我坑许大茂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这许大茂确实不是个东西,你以后多坑坑他。”

    “傻叔,你放心吧,你这话我记着了,以后我要坑了许大茂,我就说是你教我的。”

    “阎解旷,我揍你个兔崽子的。”

    阎解旷带着傻柱出了门,在院子里,阎解旷不断的在和邻居们打招呼,嘴里还说着我要跟傻叔出去办点事,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傻柱疑惑的道:“阎解旷,你跟人说那么多干什么?”

    “哎呀,傻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得罪了秦淮茹一家人,我怕他们找我报复,所以这不是在这显摆一下咱俩关系好,亲如父子,告诉大家我们俩才是一伙的吗。”

    一听阎解旷说起秦淮茹一家人,傻柱感觉自己明白了,这小子是想把我拉到他那边去,不想让我跟秦淮茹家人走的太近。

    这倒像是阎解旷这小狐狸能干出的事。

    所以他也没多想。

    两个人走出四合院,阎解旷就带着傻柱直奔张碧莲家而去。

    此时傻柱似乎真信了自己不坑他的誓言,一路上还跟自己聊的还挺开心。

    “解旷啊,今天多亏你没让娄晓娥离婚,要不然我非得把你做的事给捅出来,咱做人吧,有些事可以做,但有些事做不得,尤其是破坏人家夫妻关系的事。

    他许大茂要是真和娄晓娥离婚,那是他们夫妻俩的事,咱管不着,但要是因为我们的掺和,让人家离婚了,这就是道德品质的问题了。”

    得,开始讲起大道理了。

    但你有我清楚许大茂有多坏吗。

    不过不急,等你的秦京茹被许大茂撬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捉奸,让你也开森开森,嗨皮嗨皮。

    我之所以没让娄晓娥离婚,那是怕她对我有误会,要不我管许大茂死活的。

    “不过,你坑许大茂这事吧,傻叔觉得你做的还挺对的,那个王蛋怎么坑都不为过,咱这院子里没啥特别坏的人,要数打心眼里坏的人,就只有许大茂一个。”

    阎解旷看着张碧莲家的小房子,点点头道:“傻叔,我知道了,你别唠叨了,我们已经到了,这事我们回去的时候继续聊。”

    “好,那就回去再说,你傻叔先去替你还债道歉。”

    “嗯嗯,傻叔你最好了。”

    阎解旷和傻柱走到张碧莲家门口,两个人几乎同时停住了脚步。

    因为此时张碧莲就坐在家门口,正杀鸡呢。

    看到张碧莲的那一刻,傻柱傻了。

    “阎解旷,这就是你说的打了人孩子的家属?”

    阎解旷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对啊,就是张碧莲,我昨天来她家的时候,看她儿子调皮,拍了她儿子脑袋一下,她就赖上我了,非要我赔钱。”

    傻柱激动的道:“赔你个大爷,你赔,你这王蛋又坑我。”

    傻柱,说完转身就要走。

    而这时,阎解旷笑呵呵的道:“傻叔,现在走可晚了,咱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很多人可都知道咱俩一起出来办事来了,你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我跟你说傻叔,从现在开始,许大茂这事,你就是我的同伙了。”

    傻柱,他一个堂堂的大老爷们,此时他都快被阎解旷欺负哭了。

    “呵呵,呵呵,现在我明白了,出门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主动的跟院子里的人打招呼,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你个小混蛋,你刚才在我家不是发誓了,你说以后再不坑我了。”

    “傻叔,你忘了我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还问我呢,为什么停顿了一下,那我不是为了多说一个不字吗,你想啊,这两个不字一对冲,他是不是就没了,没了呢。”

    “阎解旷,我今天打死你个小混蛋。”

    (p:啥也不说了就是写,另外求点鲜花和评价票,现在七万字了,上架之前能不能让我的评价票上到两千,跪求诸位大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