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235 御风和驾云

      正月初一,县衙外的空地上。

    ……

    “三拜!”

    在礼房典吏文怀友大声的呼声下,张巍带领县衙众官员完成了第三拜。

    三拜结束,张巍首先上香,接着就是县尉、驿丞上香,然后就是各房书吏,最后才是捕头捕快等人。

    等待全部人都上完香,张巍还要负责分割三牲,众人从他手中接过牛羊猪肉,然后对张巍拜了拜,才高兴的离开。

    今天是县中祭祀的日子,每年第一天的祭祀非常重要。这天在京城的皇帝也要祭拜天地,祈祷新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大乾数万万百姓的祭祀,会产生海量的香火。这些香火会被天庭、地府两个系统消化吸收,转变成香火钱发给各路阴神天官。

    如果说每一个道派都是私人铸币作坊,那么天庭和阴府两个系统,就是超大型的铸币工厂。

    张巍的张府开辟了一块药田,虽然大地还没有解封。但是小人参精已经开始播撒人参种子了。

    靠着镇魔塔的旁边一块地被小倩开辟出来,小人参精在田地中跑几圈,他身上的人参种子就洒进田地之中。

    不得不说,这张家的后院是真的大,就算开辟了一大块药田,里面还有不少空间。

    正月十五这天,元宵佳节。

    这天晚上月亮特别圆,而张巍的两个大阵也终于炼制出第一批的产物。

    北斗星尘是如同沙子一样,浑身冒着星光的沙尘。而南斗星辉,则是仿佛是云雾一样的薄纱。

    这两种材料都非常漂亮,一看就知道是稀世珍宝。

    这两样东西凑齐,加上张巍在阴山山市上收购的日月精华,炼制清正本源定神丹的材料就凑齐了。

    这丹药是由炼丹炉亲自炼出来的,张巍现在的水平可炼制不出这种仙丹。

    这丹药已经超出一般丹药的水平,已经到了仙丹神药的水平。就如同那不死药和九转仙丹一样的品级。

    从小西天洞天得到的几道洞天大道光,加上这段时间炼制而成的北斗星尘,南斗星辉,加上日月精华。

    如此多的珍贵材料,加上炼丹炉的亲自炼制。

    终于炼制出了两颗星光灿烂的丹药。

    这丹药,就是有激发神通功效的清正本源定神丹。

    神通和法术不同,神通更像是天赋。人参娃娃的遁地术就是神通,他使用这法术基本上不消耗法力,宛如吃饭喝水一样,是生下来就有的本能。

    但是遁地术也是可以修行的,就像有人后天学会了吃饭喝水。举个不一定对的例子。

    四川人天生能吃麻辣,这就是四川人的神通。广东人天生不能吃麻辣,但是经过后期血与火的刻苦修行,还是掌握了这一术。

    但是尽管是这样,四川人吃麻辣面不改色,基本不消耗什么。而经过锻炼的广东人吃麻辣,还是要消耗若干冰水,而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不想再尝试麻辣。

    为什么叫神通,因为这最先就是神仙掌握的技能。很多神仙是赦封而来的,他们从来没有修行过,也不会法术。但是当他赦封了某个神职,就有了响应的神通,这是赦封符箓附带的。

    比如水神,控水就是他的神通。就算这人以前从来没有学过法,但是只要他赦封为了水神,控水就是他的本能。

    神的法术,是固定而本能就会的,所以叫神通!

    张巍现在得到的这两颗丹药,就是激发赋予他们神通的丹药。

    这次张巍得到了两颗清正本源定神丹,洞天大道光用完了,日月精华还有很多,星尘和星辉也还剩一些。最终成品就是两颗丹药。

    张巍想了一下,唤来狗子。

    他对狗子说:“这里有两颗丹药,你一颗,我一颗。”

    说完,就将手中的一颗丹药递了过去。

    黄豆对张巍是无条件信任的,当即就吞下一颗丹药。而张巍也吃下自己的那颗。

    过了一阵,张巍问道:“你有什么感觉没有?”

    狗子摇了摇头。

    张巍就说道:“那就奇怪了!丹药应该是当即生效的啊。”

    他的话音落下,忽然他心中一动,脚下立刻升起一团祥云,直接将他托了起来!

    这可不是托着他的阴神,而是托着他的肉身一起飞了起来!

    身边的黄豆看见这个情况,生怕张巍发生什么不对,连忙朝着他的云上跳了过来。

    这一下,他的脚边忽然生出几团旋风,一下就将他给托了起来。

    当下狗子还有一些不习惯,但是很快他就掌握了要点,一下就平稳住身体,在天空疾驰起来。

    一人一狗相视一笑,张巍控制着祥云落下,而狗子也跑到了他的身边。

    “你的是什么神通?”张巍问道。

    “我是御风,你呢?”黄豆兴奋的说。

    “我的是驾云。”

    驾云和御风,前者是驾驶一团云彩,后者是乘上一团清风。这两个神通都是飞行的神通。

    如此以后,飞行,就成了张巍和黄豆的本能。

    身边的的小倩看着好玩,也说道:“我也要飞!”她一把抱住张巍,就要张巍带着她飞起来。

    张巍微微一笑,脚下立刻生出一团祥云。他本想驾起云就飞,但是身体仿佛托住了一个重物,根本飞不起来。

    小倩诧异的看着张巍,张巍也诧异的看着小倩。等到小倩一松开手,张巍‘嗖’的一下就飞上天空!

    小倩一看这情况,嘴立刻嘟起来了。

    张巍忽然领会到了一句话‘凡人之躯,重如山岳’。他落下到小倩身边,安抚小倩说:“我现在神通有限,还带不了普通人上天,以后就让小金带你飞!”

    小金飞行可不是神通法术,而是鸟类的能力。

    小倩也不是那种蛮横的姑娘,解释清楚之后,她也心有不甘的点点头了。

    这御风和驾云带不动凡人,主要还是张巍的实力问题。等到张巍实力上来了,就能带得动凡人了。

    倒是小人参精骑在黄豆身上飞来飞去,发出稚嫩的笑声,响彻院内。

    小人参精也愿意和黄豆一起玩,就是不怎么搭理张巍。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哎呀,那是什么?好一个胖娃娃!”听见这个声音,小人参精的笑声戛然而止。

    此时,院中出现了三个女人。正是来玩的胡橘白三姐妹。

    今天是元宵节,看来婆婆也发了善心,放她们出来透透气。

    胡青蒿一眼就看见了那人参娃娃,然后她的目光隐蔽的从小倩身上扫过。接着心中掐指一算,上个月过来还没有这娃娃,这不可能是小倩和张巍的孩子!

    而且人类的孩子也不可能在这大冬天的穿个肚兜骑个狗在天上飞!

    想通了这一点,她立刻跳了过去,像要抓住这人参娃娃。

    但是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参娃娃看见胡青蒿,则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瞬间就从黄豆身上跳下来,遁入地里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愣住了。

    然后这个时候,大家看见洁白(因为有雪)的人参田中忽然出现了一颗人参……

    虽说人参藏在人参田中没毛病,但是这人参田还没有长出人参呢!你这孤零零的一颗人参在这里,岂不是更加奇怪?

    而且仔细看,这人参身上还有红绳绑着的。

    胡青蒿瞬间就明白这人参是胖娃娃变的,当即‘嘿嘿’一笑,就要去拔人参娃娃。

    人参娃娃被绑了红绳,是逃不了太远的,这是防止他逃走的一个措施。

    眼见胡青蒿就要抓过来,他立刻缩进地下,然后瞬间出现在小倩的身边,哭戚戚的朝着小倩怀中扑去。

    “姐姐~我害怕!”他委屈的朝着小倩说道。

    小倩一把就抱住了他,拍着他的身体说:“不怕,有姐姐在呢!”

    此时的胡青蒿也笑着说:“这娃娃怪好玩的,他是谁啊。”

    这个时候,她还想靠近小人参精抱一抱。

    但是小人参精一点面子都不给,看见她过来就哭,还喊道:“她是坏人!我不要跟她一起玩!”

    听见这话,胡青蒿脸上的笑容当即就凝滞了!

    这是来自一个孩子的指控!

    胡青蒿虽然有些腹黑,有些心机,有些手段,但是她知道,她是一只好狐狸精,只是她的道德底线更加灵活,做事手段更加激进罢了。

    但是人参精知道什么呢?人的内心可以龌龊,但是做出的事情可以伟大。光正伟岸的人,或许做的事情全是坏事。人的复杂程度,是小人参精不能分辨的。

    所以,胡青蒿当即大受打击。她也趁机哭戚戚的跑到张巍怀里求安慰了。

    良久,大家都坐在房间内喝茶,小倩抱着小人参精离胡青蒿很远,小人参精一脸戒备的看着胡青蒿。如果不是被红绳捆住,他估计早就跑得没影了。

    而胡青蒿则是躲在张巍的怀中,也对小人参精做了个鬼脸,吓得小人参精一个哆嗦。

    小倩看到这里,有点不满的说:“胡二姑娘,你不要吓他了!”

    胡青蒿听了,则是气呼呼的说:“他污蔑我,难道还不许我看看他?”

    “你则是看吗?你这是吓唬他!”小倩瞪大眼睛说道。

    这个时候,张巍的头就是一阵大。小倩和胡家其他两个姐妹都能好好相处,就是对胡青蒿不感冒。

    女朋友太多也不好,会有矛盾……我劝大家不要有太多女朋友,一个就行。如果有条件,一个没有也行。毕竟没有就不会有麻烦。

    小倩抱着小人参精走了,在这屋子里,小人参精的精神高度紧绷,对他不好。

    小倩走了,胡青蒿这狐媚子也贴着张巍说道:“张巍哥哥是不是还想给我们找个姐妹?”

    张巍有点奇怪,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胡青蒿淡淡的说:“胡素素想要卸任婆婆庙中的职位,你说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张巍有点诧异的问道。

    “你真的不知道?”胡青蒿头从他的胸口抬起来,狐疑的问道。

    张巍摇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一般来说,狐女庙祝是不允许结婚的,她们要保持最纯洁的身体和心灵。如果一个狐女庙祝要卸任,那只有一个解释,她思春了!”

    胡橘白淡淡的说道,然后手一抓,将胡青蒿从张巍怀中给抓了出来。她要是擦枪走火了,等下后面的嬷嬷要将她们直接带回去的。

    听到这话,张巍明显的出现了一愣。这个表情,一下就让三只狐狸精警觉起来,三姐妹互相看看,都默契的点了点头。

    傍晚,大家吃完汤圆,胡家三姐妹才被嬷嬷给抓回去。

    三女在回去的路上,胡青蒿忽然开口说:“这胡素素是不是……”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他两姐妹已经明白她的意思。胡橘白这么好脾气的人都生气了。

    “我们都还没成亲呢,这狐媚子就勾引上了!还真的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三个在成亲之前被严格的禁足,反倒是让胡素素给钻了空子,这如何不让三个狐狸精生气。

    就像是自家晾晒的腊肠,自己还没吃上,就被邻居给偷了好几根,这能不生气吗?

    三只狐狸精当即就窃窃私语商量起来。

    ………………………………………………………………

    时光过的飞快,转眼三月到了。后院中的人参种子已经发芽,每天小人参精都会去转一转。

    只要他转了这么一转,这人参幼苗就像是吃了化肥一样,一个劲的猛长。

    这天,门口忽然来了一个访客。

    来访的人是从金华府来到这里的松葺道人!

    张巍看着风尘仆仆的他,也非常意外的说:“松葺道友,你怎么亲自来天门县了?”

    松葺道人笑着说:“不亲自来不行啊,你这里的水土我没有真正勘察过,怎么调整棉花种子!”

    张巍听他这么一说,就问道:“你的棉花种子调配好了?”

    松葺道人脸上露出一丝矜持的笑容,说:“幸不辱命,是培育出了几种还算满意的种子,就是要实地考察一下天门县的土地,做最后的调整!”

    张巍一听,当即笑道:“真的是辛苦道友了,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尽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