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七百六十二章 就义

      一听这话,罗可银、伍忠华和熊金国全部把枪抽出来:“组长,怎么办?”

    刘奋大脑急速转动,迅速打定了主意:“看来咱们的身份没有问题,关键是枪。这样,马上把枪藏起来,我去应付一阵。”

    “不行,组长,敌人突然对本国侨民下手,肯定是发现什么了,把枪藏起来,就等于束手就擒了,再说,哪里藏都会给搜出来。”熊金国又提出了反对意见。

    刘奋回头看了三名手下一眼,没有说话。

    他说把枪藏起来,就等于让大家束手就擒,留条小命而已。

    若是依熊金国的意见,那今日必死无疑。

    “金国,我是家中老三,我死了,还有两个哥哥,忠华和可银都有兄弟,你要死了,谁给你爹养老送终?”刘奋说道。

    “组长,我死了,自有别人照顾我爹,我要当了叛徒,我爹羞也羞死了。反正我是不想坐鬼子的老虎凳,受那个罪呢。”熊金国说道。

    “行,跟你抬了一辈子杠,就这句话听着顺耳朵。”罗可银拍了拍熊金国的肩膀,笑着说道。

    “组长,金国说得有理,我是不想被鬼子折磨。死就死吧,落个痛快!”伍忠华说道。

    “咚咚咚……。”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紧接着有人高声用日语喊道:“开门,开门!”

    刘奋看了大门一眼,回过头说道:“好吧,我去应付一下,若是敌人非要搜查,那就跟他们拼了。”紧接着笑了笑,道:“说实话,我特么的也怕疼!”

    三个人冲他点了点头,迅速找好自己的射击位置。

    罗可银躲到门后,伍忠华和熊金国则冲到两个窗户后面,三人找的都是射击死角。

    刘奋见状,咳嗽一声,慢悠悠地去开大门。

    打开大门,忽喇喇冲进三名宪兵,带队的不是昨天的那名小队长,是一名陌生的军曹。

    “我是佐藤真原,你们要干什么?”

    刘奋用日语喝道。

    他还想着用“佐藤氏”唬人。

    没想到那名军曹根本不买账,甚至连鞠躬都省了:“对不起,上头说了,无论是谁,一律搜查。”

    刘奋一听,自知无幸,他把手伸进怀里:“我拿住民票给你看。”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军曹,“呯”地一声,军曹应声倒地。

    三名宪兵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拉开枪栓,就听“呯呯呯”三声枪响,三名宪兵中弹倒地。

    “凶手找到了!”

    枪声一响,就听外边有人大喊,紧接着就听到急促的哨子声。

    刘奋知道冲不出去,只好跑进屋里。

    他刚刚藏到门后,就见大门口冲进几名端着长枪的宪兵,另有五六名宪兵把枪架在了墙头上。

    “呯呯呯……。”

    “叭叭叭……。”

    双方交火,大门口冲进来的宪兵被四人全部击毙。

    “不要往里冲,不要冲,把宅子包围!”

    刘奋听到有人大声下令。

    很快,宪兵不再往里冲,墙头的宪兵也撤了下去,紧接着,对面房顶上爬上去两名宪兵,架起了机枪,与此同时,听到自已房顶上传来脚步声。

    无疑,四人被包围了,只要一出屋门,立即就会被打成筛子。

    “弟兄们,看来我们的死期到了。不过也好,咱们四个人作伴,黄泉路上不寂寞了。”刘奋笑着说道。

    “嘿嘿,有金国陪着,又有抬杠的。”罗可银笑道。

    “鬼子想捉活的,想特么美事呢,大家都给自己留一颗子弹,决不能落到鬼子手里。”刘奋道。

    “嘿,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熊金国道。

    ……

    还没等林创想到好办法,田中因和就接到了报告:“凶手找到了,在多福里,打死四名宪兵。”

    “凶手几个人?”中野云子问道。

    “四个人,都在一所宅子里,已经被包围了。”田中因和道。

    “林先生,走吧。”中野云子站起来对林创说道。

    “太好了!我要亲手杀了他们,以泄心头之恨!”林创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说完,林创大踏步走出去,中野云子和田中因和紧紧跟上,一行人往多福里赶去。

    来到多福里,林创看到大队宪兵荷枪实弹包围了一所宅子,心知今日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自相残杀了。

    他从李洪林手里接过手枪,打开保险,对田中因和道:“田中君,请你问一下,里面是什么人?是不是青帮?”

    田中因和回头问了问带队的宪兵队长,答道:“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只知道租户者叫佐藤真原。”

    “那不行,我必须弄清凶手身份,我不能连谁杀了我妻子都不知道。”林创一听,忽然找到了一个不用动手的理由。

    田中因和道:“好,那就活捉,只要捉到活口,不愁他们不开口。”

    “行动吧。”林创举起枪把身子贴到门垛边上。

    田中因和布置了一番,一挥手,堵门的鬼子大声喊着:“杀给给!”,却不往里冲。

    同时,房顶上的机枪响了,子弹像雨一样打在房门、窗户上,木板、玻璃四下横飞,刘奋四人被压制在门后、窗户后面,根本不敢露头。

    “冲进去!”带队的队长一挥手,宪兵从大门口、房顶上和两侧的墙头上,冲进院子。

    林创心下一宽,知道暂时不用动手杀自己人了。他想:“只要让我审,我就有机会救他们出去。”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四声枪声:“呯呯呯呯……。”

    林创大急,闪身冲进院子,大声叫道:“谁叫你们开枪的,谁叫你们开枪的?!”

    “没人开枪,你看!”一名站在房门里的宪兵见林创急头白脸地冲进来,一脸无辜地说道。

    林创挤进去一看,只见门口地上躺着两人,太阳穴一个血洞,正有鲜血汩汩而出,显然已经没有救活的可能。

    再一细看,认识,正是上海站情报科的刘奋、罗可银。

    而两边窗户后面也躺着两个人,分别是伍忠华、熊金国,二人也是饮弹自尽。

    英雄啊,虽然你们误杀了曲茹冰,但你们最后的选择,无愧英雄二字!

    林创心中大恸!

    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林创愤怒地踢着刘奋的遗体:“谁叫你们自尽的?谁叫你们自尽的?老子的仇怎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