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卡夜阁小说阅读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大奉打更人 超次元公会 徒儿,为师不下山

第1849章 末末路曙光

      朗日下,剑刃翻飞,魔法的光束交织,菲雨相互配合,练习着攻击魔法和防御魔法。她们熟练地变换着咒语和阵法,动作灵巧娴熟,俨然默契的双子星。汗珠簌簌滑落,浸湿了衣衫。一套实战的流程下来,终于能停下歇息一会儿。拭去汗水,晴空下彼此依偎的身影分外美好。

    “小丫头呢?今天怎么没来训练?”提起琴佳,菲丽卡不由笑得明媚了几分。这阵子,琴佳还是常常跟着她们一起训练的,晚上也没在自个儿的屋里待着,而是按着先前的话,轮流找菲雨。前一天晚上,琴佳还送了菲丽卡一个护身符,时雨的则是乐筝形的挂饰,有心了。

    琴佳的到来照亮了无边际的荒原,若云缝中的微光。她的出现,让菲雨在日界多了一份信念,多了一个目标——提升实力,不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努力在日界生存下去,寻找到离开的希望;同时也为了琴佳,守护好这个女孩儿,不要让她在这里受伤。

    “琴佳今天说想去玩儿。就让她放个假吧。”时雨浅笑着,不知道琴佳又在做什么,这种让自己操心的感觉……真奇妙呢。

    “小丫头开心就好。”菲丽卡省去了后半截儿话,至少就目前琴佳和她们俩说的情况来看,日界没人敢伤害她,江冽尘也不会伤害她——琴佳活泼机灵,能暂时让江冽尘收起魔爪,这也许就是她的奇迹。不过,这也仅仅是对琴佳而言罢了。菲丽卡相信琴佳有办法在江洌尘面前保护好自身的安全,而自己和小雨还得继续想办法。目前琴佳的到来只是暂时分散了一些江冽尘的注意力,这盘棋还没结束,还得继续应对未知的变数,绝不是决裂了就能各自安好这么简单。

    魔法的波动打断了菲丽卡的思绪,她敏锐地感觉到周遭的魔力,警觉地起身,攥紧了手中的芳菲剑。时雨见姐姐有些异样,愣了愣,得到对方的眼神示意,赶紧准备迎战。

    魔力的主人很快现身,那头耀眼的红发和熟悉的能量波动却让菲丽卡扬起了眉,目不转睛,心里的某处角落悄悄地松动,似乎在末路中触碰到了前行的希望。

    “菲丽卡!”

    “莉亚!”菲丽卡喜出望外,毫不犹豫地喊出那个熟稔于心的名字——她在天昙为数不多的好友,扬起笑容,蓝眸中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菲丽卡,你的警惕性很高嘛!我对周围的人都施了障眼法,眼线不会发现。别担心,我们三个不受影响。”安德莉亚首先来了一剂定心丸。她潜入日界的时候用了隐身衣,又屏蔽了气息,没费什么力气,毕竟还得救走菲丽卡,不能太明显。当初霄影回来之后,带回了他收集的情报。莉亚也顺便问了他菲丽卡的情况,毕竟对方很久没回来了,又传来了江冽尘封时雨为中宫大摆婚宴的消息,那时,霄影将菲雨的事情一一告知,并说尘十羽会救走菲雨的,让安德莉亚别担心,等菲丽卡回来的消息就好。安德莉亚这才明白,菲丽卡没法儿不管好不容易重逢的妹妹时雨,暂且留在日界。本应静候菲雨得救的佳音,没想到过了好一阵子,菲丽卡还是没回来,安德莉亚这时候又开始担忧。月界遭遇了屠城,江冽尘又说着“要恨就恨菲丽卡”,她便觉得事情更加蹊跷了,容不得一分一秒的耽搁,匆匆和自己的同伴交代过分工后,安德莉亚即刻迅速赶往日界调查真相,并决定救出菲丽卡。而霄影、黛儿和其他几名强者联合撑起了月界。寻找菲雨的途中,安德莉亚用了精灵族能与植物沟通的天赋,打探了菲雨的所在处,了解到有眼线盯着她们,她又察觉到了眼线的气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问题,预先用了魔法道具施展障眼法。

    见姐姐放下了戒备,时雨大吃一惊,刚欲开口询问,却又犹豫着如何表达。安德莉亚目光投向默不作声的时雨,联想到菲雨的事情,她们俩的眉眼也有一点相似,大概猜出了几分,确认:“菲丽卡,这是?”

    “我妹妹,小雨。”菲丽卡大大方方地介绍,笑容中抹上了几分柔意,“小雨,这是莉亚,我在月界的好朋友。”

    听说安德莉亚是菲丽卡的好友,时雨也就不那么戒备了,她向对方微笑致意,安静地听着接下来的交谈。

    安德莉亚解释了自己来到日界的缘由,又从菲丽卡口中了解了风月两界遭遇杀戮的前因后果,神情渐渐严肃。尽管恨极了江冽尘,但菲丽卡却耐着性子,冷静客观地讲述着一切,包括琴佳的到来,并不添油加醋。只是每每提到时雨,菲丽卡的语气都会不由自主地蒙上忧心。

    安德莉亚的脸色愈发凝重,菲丽卡和时雨得忍耐多久,才撑到今天——这份姐妹真情,别说在日界,放眼整个天昙世界都难寻。安德莉亚不由暗暗在心中慨叹,菲雨的情谊像是一把钥匙,敲开了心中的某道门。除了菲丽卡,时雨也得救——她对月界有恩,纵然她护着菲丽卡酿下了无心之过,但一码归一码,原罪是江冽尘,不是她。江冽尘不可理喻,难道还要看着菲雨身陷囹圄努力挣扎,却不出手相助吗?只是,眼下不能直接带走菲丽卡,否则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于是安德莉亚又心生一计。

    “我周旋不力,没能护住小雨,也给风月两界带来了灾祸。”菲丽卡终于讲完,叹了口气,眼中闪烁着歉意与决心,“抱歉,莉亚,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菲丽卡,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留下来,和你一起面对这一切。”安德莉亚的心头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我会救你和小雨,还有琴佳。”

    这番话仿佛黑暗之中的曙光,刺破了厚厚的阴云,抵达无边无际的荒原。沉寂在地下的种子终于寻找到光明与温暖,迫不及待地冒出嫩芽。天空中飞过一只重明鸟,鸣声穿透苍穹。时雨闻言,一下子抱住了身边的菲丽卡,喜极而泣:“谢谢……谢谢……谢谢你……莉亚姐……”

    泪水又一次打湿了菲丽卡的衣襟,她拥住怀中的妹妹,凝视着安德莉亚。安德莉亚被时雨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菲丽卡示意安德莉亚别担心,笑容柔和又令人安心。“……把失望和感伤,放进勇敢的胸膛,酝酿出新的希望……”她轻声唱着歌,用她们最熟悉的歌抹去妹妹的泪水。

    待时雨止住了哭泣,从怀中离开,菲丽卡上前,给了安德莉亚一个拥抱,阳光映得她的笑颜更加温暖。她温声道出心里那句无比真挚的话:“莉亚,谢谢你。”谢谢莉亚能成为自己的好友,谢谢她能向自己和妹妹、琴佳伸出援手,谢谢她愿意和自己面对这一切……她想到了,她还有能做的事情,不是迷茫地摸索。

    菲丽卡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报都交给了莉亚,包括那个违背科研伦理、惨绝人寰的实验室的事情。之前,自己无法把情报传出去,但如今,她想到了办法,并告知了安德莉亚——用魔法帮莉亚制造分身,分身隐形,屏蔽气息离开日界带回情报,完成任务之后就会消失,这样好让别人做好下一步应对工作。安德莉亚答应了。分身临走前,安德莉亚递给分身一件隐身衣,还不忘叮嘱对方交给月界可靠的伙伴。

    “对了,莉亚,你想怎么留下?”

    “假意归顺江冽尘,我得暗中护你们周全。”

    谈得差不多了,又一股能量的波动与气息传来,安德莉亚和菲丽卡敏锐地感觉到,那是江冽尘——那股黑暗的能量波动,让她们本能地排斥。菲雨为了避免被江冽尘发现问题,用了隐身魔法,静观其变。

    “我周旋不力,没能护住小雨,也给风月两界带来了灾祸。”菲丽卡终于讲完,叹了口气,眼中闪烁着歉意与决心,“抱歉,莉亚,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菲丽卡,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留下来,和你一起面对这一切。”安德莉亚的心头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我会救你和小雨,还有琴佳。”

    这番话仿佛黑暗之中的曙光,刺破了厚厚的阴云,抵达无边无际的荒原。沉寂在地下的种子终于寻找到光明与温暖,迫不及待地冒出嫩芽。天空中飞过一只重明鸟,鸣声穿透苍穹。时雨闻言,一下子抱住了身边的菲丽卡,喜极而泣:“谢谢……谢谢……谢谢你……莉亚姐……”

    泪水又一次打湿了菲丽卡的衣襟,她拥住怀中的妹妹,凝视着安德莉亚。安德莉亚被时雨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菲丽卡示意安德莉亚别担心,笑容柔和又令人安心。“……把失望和感伤,放进勇敢的胸膛,酝酿出新的希望……”她轻声唱着歌,用她们最熟悉的歌抹去妹妹的泪水。

    待时雨止住了哭泣,从怀中离开,菲丽卡上前,给了安德莉亚一个拥抱,阳光映得她的笑颜更加温暖。她温声道出心里那句无比真挚的话:“莉亚,谢谢你。”谢谢莉亚能成为自己的好友,谢谢她能向自己和妹妹、琴佳伸出援手,谢谢她愿意和自己面对这一切……她想到了,她还有能做的事情,不是迷茫地摸索。

    菲丽卡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报都交给了莉亚,包括那个违背科研伦理、惨绝人寰的实验室的事情。之前,自己无法把情报传出去,但如今,她想到了办法,并告知了安德莉亚——用魔法帮莉亚制造分身,分身隐形,屏蔽气息离开日界带回情报,完成任务之后就会消失,这样好让别人做好下一步应对工作。安德莉亚答应了。分身临走前,安德莉亚递给分身一件隐身衣,还不忘叮嘱对方交给月界可靠的伙伴。

    “对了,莉亚,你想怎么留下?”

    “假意归顺江冽尘,我得暗中护你们周全。”

    谈得差不多了,又一股能量的波动与气息传来,安德莉亚和菲丽卡敏锐地感觉到,那是江冽尘——那股黑暗的能量波动,让她们本能地排斥。菲雨为了避免被江冽尘发现问题,用了隐身魔法,静观其变。

    “我周旋不力,没能护住小雨,也给风月两界带来了灾祸。”菲丽卡终于讲完,叹了口气,眼中闪烁着歉意与决心,“抱歉,莉亚,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菲丽卡,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留下来,和你一起面对这一切。”安德莉亚的心头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我会救你和小雨,还有琴佳。”

    这番话仿佛黑暗之中的曙光,刺破了厚厚的阴云,抵达无边无际的荒原。沉寂在地下的种子终于寻找到光明与温暖,迫不及待地冒出嫩芽。天空中飞过一只重明鸟,鸣声穿透苍穹。时雨闻言,一下子抱住了身边的菲丽卡,喜极而泣:“谢谢……谢谢……谢谢你……莉亚姐……”

    泪水又一次打湿了菲丽卡的衣襟,她拥住怀中的妹妹,凝视着安德莉亚。安德莉亚被时雨的反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菲丽卡示意安德莉亚别担心,笑容柔和又令人安心。“……把失望和感伤,放进勇敢的胸膛,酝酿出新的希望……”她轻声唱着歌,用她们最熟悉的歌抹去妹妹的泪水。

    待时雨止住了哭泣,从怀中离开,菲丽卡上前,给了安德莉亚一个拥抱,阳光映得她的笑颜更加温暖。她温声道出心里那句无比真挚的话:“莉亚,谢谢你。”谢谢莉亚能成为自己的好友,谢谢她能向自己和妹妹、琴佳伸出援手,谢谢她愿意和自己面对这一切……她想到了,她还有能做的事情,不是迷茫地摸索。

    菲丽卡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报都交给了莉亚,包括那个违背科研伦理、惨绝人寰的实验室的事情。之前,自己无法把情报传出去,但如今,她想到了办法,并告知了安德莉亚——用魔法帮莉亚制造分身,分身隐形,屏蔽气息离开日界带回情报,完成任务之后就会消失,这样好让别人做好下一步应对工作。安德莉亚答应了。分身临走前,安德莉亚递给分身一件隐身衣,还不忘叮嘱对方交给月界可靠的伙伴。

    “对了,莉亚,你想怎么留下?”

    “假意归顺江冽尘,我得暗中护你们周全。”

    谈得差不多了,又一股能量的波动与气息传来,安德莉亚和菲丽卡敏锐地感觉到,那是江冽尘——那股黑暗的能量波动,让她们本能地排斥。菲雨为了避免被江冽尘发现问题,用了隐身魔法,静观其变。